【酒泉市财经】2020国庆档票房创历史第二高 市场恢复仍需大片带动

【酒泉市财经】2020国庆档票房创历史第二高 市场恢复仍需大片带动

本报记者 马秀岚 张靖超 北京报道

国庆档逐渐成为全年重要档期,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后,今年国庆档的表现更令电影界关注。

据拓普数据统计,今年国庆档8天大盘报收39.44亿元,同比去年国庆档7天(44.65亿元)下降5.21亿元,观影人数9947万人次,同比去年国庆档7天(1.18亿人次)下降约1900万人次。

对比往年,2017年国庆档实现总票房26.56亿元,2018年实现19.08亿元,今年国庆档虽然相比去年同期数据下滑11%,但仍然创下了中国影史国庆档票房第二的成绩。

大地影院集团内容经营部总经理王洋在接受《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采访时表示,影院在满足各项防疫要求和75%的上座率的限制,以及营业时间的限制等情况下,今年的票房相比去年虽然下降11%,但也超出了市场预期,应该会加速后续市场的恢复。

但有影城经理认为,虽然市场在逐步恢复,但受疫情影响一些观众仍然对观影存在顾虑以及影片宣发力度不足等原因,导致票房产出并不如他们此前的预期。具体恢复情况仍然要看接下来的10月和11月的票房表现。

头部效应明显

灯塔电影数据显示,8天时间里,国庆档影片中《我和我的家乡》以18.7亿元票房夺得档期冠军,票房占比47%;《姜子牙》位居第二,票房13.8亿元,票房占比35%;《夺冠》票房3.6亿元,票房占比9%。前三部影片贡献国庆档超九成票房。

王洋对此提出,今年国庆档影片头部效应更加明显,去年国庆档三部献礼片中《我和我的祖国》和《中国机长》总票房占比在70%多,但今年国庆档,《我和我的家乡》和《姜子牙》这两部影片票房占比已经接近80%。他预判未来在这种大的档期中影片的头部效应会越来越明显。

“这么大一个档期里面,实际上能够去看两部以上影片的人屈指可数,大部分人就看一次电影。这种情况下观众会选更头部的电影,这也是电影票房集中的原因,除非观影两到三次,可能才会看到热度弱一点的片子。”王洋说道,“大的热门档期集中度提高,对于非头部影片发行难度增加,如果想挤大档期的话,就意味着需要更多的资源上的投入,需要更多的宣发支持。”

此外,一位耀莱成龙国际影城的经理向记者表示,据他们观察,今年国庆档的影片整体宣发力度不如去年,更不如今年的春节档。其中,三部原定今年春节档(后因疫情取消)上映的影片《夺冠》《姜子牙》《急先锋》调至国庆档上映,但宣发力度不如春节档。

王洋也向记者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表示因为疫情延续较长时间,原来很多发行公司的在地发行团队在疫情期间裁员等情况时有发生,甚至有些发行公司倒闭。这对于宣发工作产生影响。在市场恢复的过程中,发行这条线还需要慢慢恢复,去把人气都聚回来。

在宣发力度较弱之外,另外一个现象则是今年国庆档影片预售时间变短,这导致影片的前期预热不足。拓普数据国庆档研究报告指出,2019年国庆档提前1个月开启预售,整体预售强度和热度持久性均优于2020年。而今年国庆档开启预售时间较晚,仅提前9天,档期热度发酵的速度不及去年。

由于多部影片的激烈竞争,今年国庆档电影片方选择了错峰灵活上映的策略,而不再集中于9月30日同一天上映。其中,《夺冠》提档至9月25日上映,《急先锋》选择在9月30日上映,《我和我的家乡》《姜子牙》均在10月1日上映。创业题材的《一点就到家》选择在10月4日上映,避开了其他大片档期。而动画电影《木兰:横空出世》在上映3天后因口碑不佳撤档待映。

王洋指出,目前看错峰上映只是片方在面临市场情况时灵活做出的调整和博弈,并未成为趋势。而今年实行提前和延后上映的策略还需进一步观察是否能起到较好效果。

拓普数据研究报告指出,10月1日仅有2部新片上映,档期热度不及去年同期。直至映前1天时,国庆首日预售票房才有了明显攀升,10月1日大盘预售票房2.77亿元,与2019年同期预售票房3.66亿元相比有约25%的差距。

进口片断档影响市场表现

虽然目前看从7月20日影院复工,到8月《八佰》救市,再到国庆档的表现,市场恢复程度逐步向好,但对于一些低线城市的影城来说,面临的情况要稍微严峻一些。一位负责四五线城市多家影城的经理向记者表示,他所管理的几十家店全部加起来国庆档票房仅完成了去年同期的76%。

他向记者指出,受疫情影响,大部分高校不放假实行封校,对一些位置在高校附近的影院,数据下滑更大。

而上述耀莱成龙国际影城的经理也表示,其所负责的两家影城,国庆档票房数据下滑近40%。“我负责的影城在整个城市的排名相对来说比较低,位置也不是特别好,商场运营不是很好,所以尾部影城数据下滑非常明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