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市基金】基金50|华安基金崔莹:选股的核心是成长的确定性

【阳江市基金】基金50|华安基金崔莹:选股的核心是成长的确定性

投资体系是实现稳定、可持续业绩的关键。

基金业,华安基金崔莹是一位明确提出要建立适合自己的投资体系的基金经理。这在习惯于扎堆抱团和人云亦云的投资界并不多见。

在投资过程中,崔莹深受美国投资家威廉·欧奈尔的影响。

因此,在他的理解中,对公司基本面的研究仅仅是投资体系的一部分,交易系统的构建、投资组合的动态跟踪、市场崩溃等系统性冲击的应对等同样是投资体系里的重要内容。

多年来,他专注于投资成长股,以TMT、医药两大板块为核心,同时对消费、高端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等领域也会进行配置,以减小基金净值的波动。按照他的投资理念,选择生命周期中景气向上阶段的公司,要比用便宜的价格去买更重要。而股票的估值则是市场交易的结果,对于估值太低的公司反而应比较警惕。

崔莹认为,蓝筹股经过前两年的估值修复之后,向上提升的空间已经不大,在疫情背景下,资本市场的流动性会比较充裕,选股的核心是未来增长的确定性和市场空间,而非短期增速或者静态估值。

建立自己的投资体系

崔莹毕业于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本科、管理科学与工程硕士研究生,曾任齐鲁证券项目经理、太平洋保险(601601)集团总部资产负债匹配专员、中投证券行业分析师。2014年3月,他加入华安基金,并自2015年6月起担任基金经理。

2016年3月9日,华安沪港深外延基金成立,配备了杨明、苏圻涵、崔莹三位基金经理。2018年2月26日,杨明、苏圻涵离任,由崔莹独立管理。截至2020年7月23日,华安沪港深外延增长自成立以来的收益率高达228.06%,平均复合年化回报率为31.2%。

崔莹说:“一个好的基金经理,一定要有自己的体系。”

他曾撰写《投资体系是实现稳定可持续业绩的关键》一文,就自己对投资体系的理解进行阐述。

崔莹认为,投资结果主要取决于选股成功率、平均收益率和平均亏损率这三个指标,基本面研究更多地体现在提高选股成功率,而投资体系更多的作用则是通常所说的“截断亏损,让利润飞奔”,是实现稳定收益率的关键。

他认为,巴菲特是基本面研究的登峰造极者,但与其说他是在买股票,不如说他是在买企业。事实上,大多数平常人并不具备像巴菲特一样的深刻洞察,通过成熟的投资体系而非单纯基本面研究更有可能实现稳定且优秀的长期业绩。

崔莹的投资框架主要经过了三个阶段的进化:

2015~2017年,他主要投资景气度高的行业,淡化估值。

2017~2018年上半年,更加重视基本面的研究,以及估值和业绩的匹配。

2018年三四季度,崔莹开始形成比较完整的投资体系。这一年他阅读了威廉·欧奈尔的书,以及杰克·施瓦格的《金融怪杰》系列丛书,获得了较多启发。

他认为,股价不仅由基本面决定,而是由基本面、交易因素、情绪博弈交互作用的结果。在一个大牛股的周期中,三个变量权重关系会发生变化,初期基本面占比较大,中期交易面占比较大,后期情绪面占比较大。

寻找基本面与市场共振的公司

崔莹推崇“威廉·欧奈尔”的投资体系,形成“基本面研究与组合管理紧密结合,动态跟踪、及时反馈应对”的投资流程,而寻找基本面和市场趋势共振的公司,即进入高增长轨道的标的,是成长股投资的基础。

首先,在所聚焦的主要行业中,自下而上通过基本面研究、假设和调研之后,筛选出具有投资风险收益比优势的公司。

在具体选股方面,他设置了多条标准,框架上则参考“威廉·欧奈尔”的CAN SLIM体系。

在对上市公司的基本面进行考察时,他重点关注那些当季和过往年度净利润或收入有显著提高、增速在明显加快的公司,以确定公司的主营业务利润是否在进入较快的上升趋势;在预判未来前景空间的时候,重点关注的是当年和第二年,比较极致的时候会看2-3年。

在财务上,他会审视和验证ROE、现金流、杠杆率等一系列的基本数据,寻找那些比较健康、有持续性业绩的公司,以减少“爆雷”的可能。

在筛选出优秀的公司后,接下来就是进行动态跟踪。崔莹非常重视市场的反馈,他要观察股价的实际表现与预期是否一致。对于“我们认为的好公司,但市场反馈并不好的话”,可能会先减仓以控制组合风险,然后重新对该公司进行审视和反思,以确定是否在基本面判断方面出现错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