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吉县手机】5G又降价了!但这届消费者太难带了

【西吉县手机】5G又降价了!但这届消费者太难带了

5G商用一周年之际,国内5G建设在深度和广度上都有了跨越式发展。

6月以来,三大运营商以及各个机构陆续亮出“成绩单”。比如,5G在建设速度上,每周大约增加一万多个基站。2020年年底,5G基站或达65万个,覆盖广度触及地级市,部分县乡。在高度上,5G信号覆盖已至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

此外,截至今年5月,三大运营商5G套餐用户数量已接近1亿,5G手机出货量接近6千万部。

尽管5G建设速度惊人,但这些数字并没有给C端消费者带来很直观的冲击。用户能真正切身地感受到5G商用带来的变化无外乎5G信号、速率、5G套餐资费、5G智能手机、以及智能手机的核心硬件5G芯片等几个方面。

618前夕,为进一步降低普通消费者升级5G的准入门槛,三大运营悄悄开启了自5G商用以来的首次降价潮。

降价潮刚刚开始

三大运营商5G套餐资费基础、档位接近,以128元或129元起步,但本次降价的幅度略微有所差别。中国移动优惠折扣相对较大,以5G个人畅享套餐128档为例,折扣后价格88元,接近六九折,其它档位类似。

中国联通所有套餐优惠接近七折,最低档位129元5G畅爽冰激淋套餐折后90元;中国电信则大约为八折,129元套餐折后103元。不只是运营商侧5G套餐资费下调,5G智能手机厂商在2020年开年后,战火也从2000-6000中高档位蔓延至千元机档位。

华为畅享20 Pro系列、Redmi K30、Redmi 10X系列、荣耀Play 4系列等成为5G千元机的代表,像Redmi K30、Redmi 10X更已降至1000至1500元区间。预计2020年下半年将有更多款类千元机面世。

5G千元机的出现标志着5G智能手机从技术到供应链开始走向成熟,同时,智能手机制造成本的下降,离不开核心组件5G芯片的支撑。

2019年,包括华为、高通、三星、联发科在内的厂商,先后推出中高端定位的5G芯片。今年开始,5G芯片步入低端市场。

联发科推出中低端芯片天玑800、820。不久前,高通推出面向低端市场的6系5G移动平台690,继2019年年底发布高端骁龙865、以及中端骁龙765/765G三款5G移动平台后,完善了5G芯片从高、中、低不同维度的覆盖。

5G芯片价格战也打得格外激烈。年初,高通下调中端骁龙765芯片的价格,从70美元降低至40美元,比联发科天玑1000芯片成本价格45至50美元还要低,5G芯片市场提前半年进入价格厮杀阶段。

但现阶段5G资费、手机、芯片的价格战还远远不够深入。

5G套餐资费降价限制诸多,三大运营商对折扣套餐设置了合约期限。

中国移动工作人员表示,折扣套餐合约期限为12个月,解约需到线下门店办理并缴纳违约金。从4G套餐升级至5G套餐只能更换更高档位的套餐,不能平行升级。

比如,之前88元4G套餐用户只能购买158元档位(折后108元)以上的5G套餐,不能购买128元套餐(折后88元)。

电信分析师付亮说,“运营商5G套餐优惠和初期政策(老用户七折,新用户八折)无异,运营商还需进一步降低门槛。今年将会有两波降价节点,即将到来的新生开学,以及10月份的60万基站建成。”

另外,目前还有半数以上的5G手机厂商没有推出千元档位的5G手机。

一位中移动员工认为:“5G手机没有降到一千元以内,不能算5G千元机时代已经到来。”

而5G芯片的价格,对入门级5G手机定价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产业链人士曾言:“如芯片价格上涨40%-50%,那么手机价格将上涨近60%。”

JP Morgan数据显示,5G芯片是4G芯片价格的两倍。所以,不仅是5G套餐资费继续降低,未来,随5G基站覆盖率提高,5G网络完善,5G手机、5G芯片还有更大的下探空间。

回顾4G时代,也大致经历了初期资费过高、提速降费、用户大规模迁移几个阶段,从推出到普及大约经历了三年时间。网络覆盖程度、电信资费、终端价格等均成为制约消费者迁移的重要因素。

消费者还想再等等

当前,5G套餐的人数远远超过了5G手机用户数。而只有同时满足拥有5G套餐、5G手机、5G芯片才能算得上真正的5G用户。

一位华为无线产品员工说:“4G到5G,带宽从100M到1000M,但需要更换5G手机才能体验5G网络,4G芯片不支持。估计是运营商推广,手机没换,套餐先换。”

可见,大部分用户依然处于观望之中,并不急于从4G升级至5G网络。

我们随机采访了几位4G用户,原因各有不同。有的表示平时大部分时间处于Wi-Fi环境,4G足够用,没有迫切需求更换5G。有的则刚换了4G手机,4G用起来不错,近一两年内没有意愿换5G手机。有的则等待苹果发布5G新机。

消费者没有迫切的需求和动力升级5G,更重要的原因在于,5G除了网速更快,再无其他优势能够触动C端消费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