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津县头条】北京互联网法院:近年来利用网络侵害肖像权案件急速攀升

【新津县头条】北京互联网法院:近年来利用网络侵害肖像权案件急速攀升

人民网北京9月18日电 以“明星同款”名义利用公众人物的肖像宣传商品?软文广告中未经许可使用他人肖像?制作明星表情包?肖像权是自然人人格权的基本内容。随着《民法典》颁布,人格权独立成编实现了对人格尊严的确认与保护。但互联网时代,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格权的案件急速攀升,其中肖像权纠纷尤为显著。

9月17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发布《关于网络环境中侵害肖像权案件的调研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总结了近年来网络环境中侵害肖像权案件审理情况。《报告》显示,自2018年9月9日至2020年8月3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共受理利用网络侵害人格权纠纷6284件,其中涉侵害肖像权纠纷4109件,占比约65.4%,居人格权纠纷收案首位,涉侵害名誉权纠纷居次位。

北京互联网法院受理网络侵害肖像权案件特征

权利主体集中 侵权行为更隐蔽

《报告》显示,在涉网侵害肖像权案件中,约98.7%的肖像权利人属于演艺领域,公众人物涉网侵害肖像权案件频发,不具有社会知名度的普通权利人仅占0.4%。侵权主体明显,以企业、个体工商户和自由职业者居多,行业分布特征明。从被告所属行业来看,美容、化妆品行业居首,占比33.5%;次为医疗和服装服饰行业,各占比6%;珠宝行业约占比3%。

侵权主体分布具有明显的行业特征

就侵权场景而言,84%的肖像被使用于微信公众号中,主要以文章配图的形式展现;15%的肖像被使用于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的网络店铺,以及企业官方网站或微博中,以商品或服务推介方式展现。演艺明星的写真与剧照居于肖像载体使用频次的前两位,街拍、自拍、综艺剪辑片段等形式也较为常见。

侵权场景和载体具有类型化特征

《报告》显示,相较于直接使用明星肖像用于营销的传统侵权方式,网络中的侵害肖像权行为更为隐蔽。其中,软文广告和在网络店铺中售卖明星同款商品的情况尤为突出,超受理侵害肖像权案件的一半。

获赔金额与诉请金额差距大 权利人维权难

《报告》分析认为,侵权行为人法律意识淡薄是侵害肖像权纠纷频发的主要原因。经营者以营利为目的,利用肖像权人知名度提升商品或服务的销售量和可信度。为蹭热度,侵权行为人未获肖像权人同意,配以公众人物肖像图片并对其日常生活进行评论,忽视侵害肖像权的法律风险。此外,网络传播的特点决定了侵权损害后果的不可控,网络场景中的侵权损害后果显著扩张。例如“葛优躺”剧照被制作成各类表情包,未经权利人许可被网络用户长期使用于各类网络场景,甚至出现丑化、污损肖像等行为。

据统计,涉网侵害肖像权案件判决中,每案原告诉请损害赔偿金额均值为288 116.33元,每案判决支持损害赔偿金额均值为43752.82元。部分案件侵权情节轻微,权利人对其知名度的举证不足、对其实际损失和侵权行为人获得利益举证不足是造成获赔金额与诉请金额差距大的主要原因。

《报告》表明,由于平台对在网络实名制规定出台以前注册及真实身份信息认证有限的这两类用户披露的信息不足,在权利人请求网络平台披露侵权用户信息的案件中,权利人难以起诉直接侵权人。

未经许可使用他人肖像系侵权 知名度是赔偿金的酌定因素

肖像具有可识别性,是肖像权能够被依法保护的前提。《报告》表示,如果行为人使用载体展现他人面部形象或身体形态、着装等,通过直观比对可以清晰辨认,并且可与某一特定自然人相联系,应当认定肖像具有可识别性,行为已经侵权。

此外《报告》明确,经营者未经肖像权人许可,在软文广告中使用他人肖像构成侵权,以软文具有社会公益目的或提升肖像权人知名度目的为由进行免责抗辩不能成立。如果权利人不能证明因侵权产生的实际损失和侵权人获得利益的具体数额,可参考肖像权人的知名度酌定赔偿金额。若经营者未与肖像权利人签署代言合约,擅自将明星肖像用于产品推荐、品牌推广,则构成虚假代言,应承担更重的侵权责任。2019年,被告某公司在其官方网站首页显著位置发布4幅孙某某的半身像并配有“《XXX》(影视剧)主演:孙某某携手助力”等广告语及公司产品的介绍。原告孙某某认为被告未经其许可使用了自己的姓名和肖像,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承担侵权责任。

相关文章